<s id="gcejh"><rp id="gcejh"></rp></s>
    1. <wbr id="gcejh"><ins id="gcejh"><table id="gcejh"></table></ins></wbr>
      <wbr id="gcejh"></wbr>
        <wbr id="gcejh"></wbr>
      <track id="gcejh"><ins id="gcejh"></ins></track>

      <u id="gcejh"></u><track id="gcejh"><ins id="gcejh"></ins></track>

      1. “消費降級”的說法不正確

        發布時間: 2018-11-05 10:43:19 | 來源: 人民網-人民日報 | 作者:張 昊 依紹華 | 責任編輯: 李真

        居民消費究竟是在“降級”還是在“升級”?最近,一些低價銷售渠道受到消費者青睞,生產榨菜、方便面、二鍋頭等產品的上市公司業績表現良好,而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比前兩年有所下滑。有人根據這些現象得出消費正在降級的結論,一時引起熱議。這種說法是不正確的,因為它既沒有理解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這一指標,也沒有搞清楚消費升級和降級的特點。

        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已經經歷了10多年的兩位數增長,今年1至9月同比增長9.3%,雖然相比去年同期增速略低1.1個百分點,但仍屬于較高增速。應該認識到,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體現的是消費規模,它本身并不能說明消費結構或層次的變化。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變化出發得出消費降級的結論,明顯用錯了衡量指標。實際上,規模增速放緩與內部結構優化相疊加,本身是消費升級到一定階段的規律性表現。同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這一指標并沒有包括當前迅速增長的文化服務消費。2018年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體育健身活動、旅館住宿支出分別增長了39.3%和37.8%。如果觀察涵蓋內容更為全面的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指標,則會發現其2018年前三季度的實際增速達到6.3%,比上年同期提高0.4個百分點。綜合各項指標可以發現,我國不僅消費總量不斷擴大,而且消費結構持續升級。此外,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有所下滑也與商品房銷售面積減少、汽車購置政策變化等特定因素有關。部分消費內容出現短期波動,并不代表結構變化的長期趨勢。

        在追求消費升級的同時更加關注支出的性價比,是當下消費結構變化的主要特點。當前,代表食品消費支出占比的恩格爾系數已由改革開放初期的60%左右降至低于30%的水平。環顧四周,從基本的食品、簡單的生活用品到各類家電、汽車乃至智能電子產品,消費品種類之豐富、功能之多樣是此前任何一個時期都無法比擬的;體育健身、旅游度假、欣賞音樂會等早先被認為屬于“高端人群”的消費內容,現在已經進入尋常百姓家。并且,在不斷融入世界經濟的過程中,我國消費領域也在與國際接軌。特別是近年來跨境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使人們能夠足不出戶購買全球各地的商品。在消費內容日益豐富、消費選擇不斷增多的情況下,人們對消費活動的關注點也會發生變化。為了將更多的收入用于滿足社交、休閑、健康、育兒等發展型或較高層次的消費,人們會在吃、穿、用等基本消費方面更加看重內在品質,選擇更為實惠的商品和服務,而不是一味追求名牌、買貴比闊。某些價格虛高的低性價比消費活動支出減少并不是消費降級,恰恰是消費結構優化和消費觀念升級的表現。

        從供給角度來看,一個充分發展的消費市場是高度細分的,需要一個在內容、質量、價格等多個維度包含多個層次的供給體系與之匹配,企業可以在其中選擇恰當的定位,為不同目標群體提供商品或服務。我們不能因為出現價格低廉的零售渠道就認為發生了消費降級。事實上,不論是價格親民的社區菜店,還是基于社交網絡的“拼團”“砍價”,都是通過豐富供給形式來滿足多樣化消費需求,并不是消費降級的表現,而是通過創新模式、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方便顧客來促進消費質量和顧客體驗提升,為消費升級創造條件。

        當然,我們也必須看到消費受收入約束的客觀規律。最近,國家出臺了一系列增加居民收入、促進消費的政策,正是要從穩定經濟增長、提高可支配收入和改善消費環境等方面出發,擴大中等收入群體,釋放消費潛力,促進居民消費持續升級。

        (張昊依紹華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

        《人民日報 》( 2018年10月29日 07版)

        文化生活更多
        生活劇場更多
        品質生活更多
        社區生活更多
        俺来也,三级片电影,一起撸一起射,男人的天堂va网免费